00后诗人姜二嫚:如果我一直都不改变,以后就会是个“巨婴”

张爱玲曾说,出名要趁早,姜二嫚便是如此——2007年12月出生于深圳,至今已创作诗歌1000余首。7岁时,她写出“灯把黑夜/烫了个洞”轰动全网,《诗刊》《新世纪诗典》《中国诗歌排行榜》……渐渐地,她的名字不仅印在了诗歌领域,也参加了不少综艺节目。

余秀华说:二嫚写的天真烂漫,她的手指向哪里,诗就出在哪里;汪涵说:姜二嫚有一颗童心,有一双发现的眼睛,充满想象!

很多人称她为“神童”,但姜二嫚似乎对这个称呼不满意,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‘神童’这个称呼是有问题的,如果我是‘神童’那么所有小孩都是。”她只希望,自己的诗能让别人感觉到愉快或者共鸣,就很满足了。

日前,姜二嫚的第一本个人诗集《姜二嫚的诗》出版,封面是幅小女孩站在地球上的漫画,或许这就是姜二嫚在欢迎读者随她一起用童真的眼睛看世界。 

起初,写诗只为得到父母的关注

翻开《姜二嫚的诗》,里面收录了她的141首诗,以及大她4岁的姐姐姜馨贺所写的《姜二嫚是一个什么样的小朋友》,这本由姐妹俩一起创作的书充满童趣,好似回到童年。

姜馨贺1岁7个月开始“写诗”,姜二嫚2岁5个月开始创作。回忆起最初写诗的目的,姜二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只是为了让父母多关注到她,“我姐姐一开始是从不自觉到自觉的,我因为看姐姐老写诗,爸爸夸她的次数比我多,我心里就觉得很不服,如果那就是诗的话,那我也能写。”为了得到关注,姜二嫚有了第一首诗《大梅沙》:大梅沙在此/我们路过这里/月光之下/有条纹的星星亮晶晶。

姐姐姜馨贺(左)与妹妹姜二嫚(右)

那时,姜二嫚还不会写字,诗歌创作主要靠口述,当灵感来时,便请爸爸姜普元帮忙记下来。如今,姜普元已经记录了带有女儿们原创诗句的成长笔记43本,已然成了女儿的“诗歌秘书”。

“我看她的诗应该是最多的一个人,不知反复看了多少遍,远远超过作者本人。”姜普元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即便是反复看过,他也会对其中词语和逻辑不明白,但也尽量不去追问。他解释道,就像《大梅沙》,直到现在也没明白其中“有条纹”的星星到底是什么。“我不想让她去为自己的诗进行解释,诗人应该只负责写。像‘烫了个洞’这首,直到前天才听她对记者说:写这首诗时,她刚好迷恋玩打火机,一打,火就出来了,拿打火机点东西,甚至去点水泡……我才知道了更多。”

姜二嫚

对于姐妹俩写诗这件事,父母很开明,从未教过她们应该怎么写,不应该怎么写,更多的是平等交流各自对于事情的看法,并一块去赏析诗歌。“父母没有要求过我写诗,比如说催我写一首诗,或者给我出个题目,从来没有。”姜二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虽然去上电视节目,导演往往希望能让她现场写诗,但姜普元表示,得看姜二嫚的意愿,不想写就算了。

虽然不催促写诗,开始时,姜普元却曾提过帮忙改诗的想法,姜二嫚拒绝过很多次,还曾生气地表示:“你要给我改了,这首诗我就不要了!”渐渐地,姜普元放弃了这个念头,只是帮忙提醒错别字。

参加电视节目录制

不会为了守住一个东西而拒绝成长

古有骆宾王7岁写下了《咏鹅》,黄庭坚7岁写下“多少长安名利客,机关用尽不如君”……7岁的姜二嫚写下“灯把黑夜/烫了一个洞”,看似不相关,没有逻辑,却又让人哑口难辨,因为画面好像已经出现在你的眼前。

姜二嫚的文字带有童趣,就像她提及周围人对她的评价:“外婆一直觉得我太瘦,不够胖;姐姐一直觉得我太闹,爱偷她零食;爸爸一直认为我现在很棒,99分,还有1分在遥远的未来;妈妈一直觉得我要比她高了,天天找我比身高;外公村子里的同龄小孩一直认为我很白。”

随着年龄增长,人会变得成熟,文字也会失去童趣,对于“是否担心网友觉得‘姜二嫚变了’”这个问题,她坦然表示“不担心”。姜二嫚认为改变是必然的,她不会为了守住一个东西而拒绝成长,如果自己一直都不改变,以后就会是个“巨婴”,“如果诗歌逐渐成熟了,也不能说是变了,只能说我长大了。”

 

《火车站广场的夜晚》

其实,在姜二嫚的文字中,会看到她对于人生的思考,并引起很多人的共鸣。如《孤独》:我站在人群中/孤独得/就像是P上去的;《微笑》:不想笑的时候/微笑/好累啊。不禁让人好奇,她当时经历了什么。“小孩的需要是多种多样的,就像朋友和家庭能给她的关心是不一样的。”姜二嫚解释道,写《微笑》这首诗,是因为父母喜欢给她拍照,而那段时间不太想笑,所以就写了这首诗。

姜二嫚已经写了上千首诗,但她却不认为哪首诗很经典,“因为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固定的标准,所以对于我的诗不够满意。”她坦言会继续写诗,最近也在尝试着写散文,想多试一些新的表达方式,但对于未来,她却不想成为一个职业诗人,“我想成为商人,把写诗当成业余的事。”姜二嫚说,姐姐姜馨贺现在在做生意,她也希望以后可以有这方面的成就。

成长,离不开父母的陪伴

当然,姜二嫚的各种奇思妙想,离不开父母对她的教育。她渐渐观察到,父母对于她们姐妹俩的培养方式就是陪伴,一起看书、交流、养动物、旅行、玩耍。平日里,除了写诗,姜二嫚还养动物,打乒乓球、烹饪,烘焙。

有网友担心,姜二嫚会不会像是“仲永”一样,享受了光环却没有了后发之力。可是,姜二嫚不是仲永,她坚持读书,坚持写诗,坚持用她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。

“我喜欢读散文,小说,历史类和传记类。我看书很杂,几乎对所有的文字都有兴趣。”姜二嫚口中的所有文字,甚至包括零食包装袋上的配料表。她还记得有一年,自己整天都在迷恋《故事会》,把图书馆里的所有合订本都看完了,当时可以一天看3本。

《灯》

对于阅读的热爱,其实也离不开父母从小对她的家庭教育,“我说过一句话,‘在我们家任何地方,半米之内都能抓到一本书!’”姜二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读诗歌类的书反而不是最多的,而对《夏洛的网》《时代广场的蟋蟀》《塔克的郊外》《追风筝的人》等小说很喜爱,都读得很熟,其中,作家李娟的书她尤为喜爱,“都被我翻烂了。”

如果你翻开了《姜二嫚的诗》,姜二嫚也有想要告诉你的话:如果你是小朋友,我会很开心你去看我的诗。如果你是大人,我希望你不要盲目地逼迫孩子去上各种兴趣班,而是给他更多的陪伴,当一个家庭的给孩子的陪伴足够,他自己就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亮点。

微信打赏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二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匿名发表

验证码: